青原新媒体 网站首页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

眉山市人民医院院长获刑 扬子江药业、济川药业等多家药企涉案

2020-10-21| 发布者: 青原新媒体| 查看: 144| 评论: 3|来源:互联网

摘要: 阔别消费陷阱,规避消费误区,提升消费体验,黑猫投诉平台全天候服务,您的每一条投诉,每一次对消费的发起...
福州侦探 http://www.fzsijiazhentan6.com

阔别消费陷阱,规避消费误区,提升消费体验,黑猫投诉平台全天候服务,您的每一条投诉,每一次对消费的发起,都可能会改变这个世界。投诉请上黑猫:【点击投诉】

文/界面康健

“医药领域是糜烂、商业行贿的高发区”,这句论断近日又有了新的佐证,又一名医院院长由此获刑。

7月3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则刑事讯断书显示,因涉嫌受贿罪,原眉山市第二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市二院”)院长及眉山市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市医院”)院长王建民,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罚金40万元,并被追缴违法所得。

讯断书显示,2005年至2019年期间,王建民利用担任院长的职务便利,在医院采购药品及医疗器械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曹某、汪某等人财物合计241万余元。

扬子江药业集团、四川盛通药业、成都奥博生物技能有限公司、济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医药企业涉案。

详细事实包括(但不限于):2005年至2007年,王建民为扬子江药业集团江苏扬子江药业有限公司眉山片区业务员曹某向市二院、市医院贩卖药物提供帮助,先后二次收受曹某现金共10万元;2005年至2012年,王建民为成都欧润科技有限公司现实控制人林某在市二院、市医院贩卖医疗器械提供帮助,先后三次收受林某现金共5万元;2005年至2013年,王建民为成都进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都远山科技有限公司、成都良成科技有限公司的现实控制人胡某甲在市二院、市医院贩卖检验试剂及医疗器械提供帮助,先后八次收受胡某甲现金共8万元;2006年至2017年,王建民为四川盛通药业公司医药代表高某、莫某匹俦在市二院和市医院贩卖药品上提供帮助,先后收受二人现金共18万元;2007年,王建民为成都奥博生物技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付某在市医院贩卖血球计数议上提供帮助,收受付某现金5万元。

2009年至2014年,王建民为成都志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产物司理汪某2在市医院贩卖医疗器械方面提供帮助,收受汪某2一套购价86.8048万元的衡宇和一个购价10.8万元的车位。案发后,该衡宇及车位被监察构造查封。

2015年,王建民为济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西南片区贩卖代表杨某在市医院贩卖药品上提供帮助,收受杨某现金1万元。

除此之外,王建民受贿案还涉及四川峨眉仙山中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四川康贝尔医疗净化工程有限公司、四川五博科技有限公司、重庆市康威医疗装备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

长期以来,医药行业盛行“带金贩卖”,即给具有处方权的医生举行挂金促销,利用医生的权势巨子和用药的决定权举行产物贩卖。

此前不久,界面新闻还报道过多起院长受贿案,如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人民法院的一起《刑事讯断书》显示,曾担任淄博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心医院副院长、双某分院院长的李鹏因犯受贿罪和单元受贿罪合计金额超200万元,数罪并罚后决定判处其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公布的一份刑事讯断书显示,丽水市中心医院麻醉科主任雷某利用职务便利,在药品、医疗器械及耗材的引进和使用历程中,收受背工及行贿超300万元,而案件中的行贿方则涉及恒瑞医药旗下公司、扬子江药业等。

国度医保局比年来频频出台制度和各种文件打击此类行贿举动。2020年6月5日,国度医保局公布《关于征求<关于建立医药代价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的引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函》和《关于征求<医药代价和招采信用评价的操作规范>意见的函》(以下分别简称《引导意见》和《操作规范》),未来医药代价的制定规范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的执行,将重点打击医药商业行贿举动。

济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为上市公司湖北济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川药业”)的全资子公司。济川药业2019年年度陈诉显示,陈诉期内,其全资子公司济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实现营收549953.13万元,净利润157462.85万元,在整个上市公司济川药业中孝敬了大部门营收。

从2012年开始,济川药业的贩卖用度连续8年为当年营收的一半左右:2012年营收19.2亿元、贩卖用度10.6亿元;2013年营收24.48亿元,贩卖用度13.83亿元;2014年营收29.86亿元,贩卖用度16.46亿;2015年营收37.68亿元、贩卖用度20.45亿;2016年营收46.78亿,贩卖用度25.07亿元;2017年营收56.42亿元,贩卖用度29.41亿元;2018年营收72.08亿元,贩卖用度36.64亿元;2019年营收69.40亿元,贩卖用度34.49亿元。

济川药业连续8年贩卖用度居高不下的征象,引起业界和社会存眷,这也是医药行业一些企业长期轻视研发、把重心放在贩卖环节的一个缩影。

济川药业官网显示,其主要从事药品的研发、生产和贩卖,药品产物线主要围绕儿科、呼吸、消化等领域,主要产物为蒲地蓝消炎口服液、小儿豉翘清热颗粒等。不外,济川药业2019年年度陈诉称,陈诉期内,公司实现主业务务收入692167.14万元,同比降落3.83%,其主打产物蒲地蓝消炎口服液贩卖承压、出现了一定幅度的降落。

济川药业在2019年年底董事会谋划评述内容中提到,2019年8月,国度医保局、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关于印发<国度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养保险药品目次>的通知》(医保发[2019]46号),通知指出各地应严酷执行该药品目次,不得自行制定目次或用变通的要领增长目次内药品,也不得自行调解目次内药品的限定支付范围。对于原省级药品目次内按划定调增的乙类药品,应在3年内逐步消化。

济川药业主打产物蒲地蓝消炎口服液、卵白琥珀酸铁口服溶液等产物未纳入本次国度医保目次,但已纳入部门省级医保目次。如未来上述产物仍未进入国度医保目次,则未来3年可能面临退出省级医保目次的风险。

而2019年蒲地蓝消炎口服液、小儿豉翘清热颗粒、雷贝拉唑钠肠溶胶囊三者的合计贩卖收入占济川药业当期主业务务收入的74.20%,上述产物的生产及贩卖状态在较洪流平上决定了公司的收入和红利水平,一旦其原料药代价、产销状态、市场竞争格式等产生重大倒霉变化,将对公司未来的谋划业绩产生倒霉影响。

济川药业最应该思量的是如何加速新品研发与老产物的二次开发,适时调解营销计谋,提高竞争力。

2020年5月15日,国度卫生康健委员会、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财政部、商务部、国度税务总局、国度市场监视管理总局、国度医疗保障局、国度中医药管理局等九部委联合下发《关于印发2020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事情要点的通知》,文件特别指出,要严厉打击医药企业与合同营销组织(CSO)企业串通,虚构用度套现以支付非法营销用度的违法举动。除此之外,《通知》要求深入推进药品耗材集中带量采购和保供稳价事情。

2020年是省级带量采购的启动大年,以创新药物为主和专注于仿制药生产的企业将成为主流,医药行业“重市场轻研发”的谋划思维即将走到止境。

责任编辑:张玫



分享至:
| 收藏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青原新媒体  

GMT+8, 2019-1-6 20:25 , Processed in 0.10094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青原新媒体 X1.0

© 2015-2020 青原新媒体 版权所有

微信扫一扫